无敌悍民_第3126章 您打我做什么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3126章 您打我做什么?


老者脸色苍白,道:“前段时间听女帝陛下驾崩了。我以为,您是为了她的丧事而来。”到这语气已然变得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小宁瞬间消失在南疆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相信唐渔会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才五十多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死去?

        再次出现,赵小宁已经来到了赵国的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曾经在这里居住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宫中的气氛很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太监宫女都不敢大声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养心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废物,一群废物,赶紧去找太医啊!必须要把全天下的医生全都请来,必须要救醒母后。”一道愤怒的咆哮声在养心殿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碧辉煌的养心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身穿龙袍的中年人大声咆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是赵国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名叫赵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寓意很简单,希望他能大有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为身后的凤榻上,年过半百,满头白发,满脸皱纹的唐渔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呼吸微弱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人参续命,早已西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息怒,女帝心肌劳损过度,这种伤情已然无力回天,您就让她走的安心一些吧!”一位满头银发的长者开口,他穿着一身白色长袍,没有丝毫官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是聂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跟着赵小宁打下了天下,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为勃然大怒:“闭嘴,这里还没你话的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女帝前段时间召见过我们哥俩,她,如果真的有一天支撑不住了,那就让她离开吧。”一位魁梧的汉子眼中含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话的是图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赵小宁一统天下后,他们没有索要任何官职。

        都离开了京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不喜欢朝堂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远不如回去放马耕种更让人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段时间女帝病重,把他们叫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为怒吼道:“她是我的母后,救不救她我了算,你们谁敢多言,我这就把你们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伟和图巴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多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帝等了她三十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已患了心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心病需要心药医啊!

        赵国虽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哪里能找到医治女帝的药?

        与其让她受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如让她得以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最后的遗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她实在等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虚弱,且不容置疑的声音忽然在凤榻上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后,您醒了?”赵为喜极而泣,跪在凤榻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女帝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伟和图巴连忙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普天之下,只有他们几个不用行跪拜大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渔虚弱的坐起身来,抬手对着赵为就是一巴掌:“我让你向两位叔叔跪下。你,没资格在他们面前彰显你的威严。砍头这种话,又岂是你能的?你可知他们是你父皇的兄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后,我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渔:“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伟连声道:“女帝万万不可,陛下也是关心您才出那种话,再者他还是个孩子,您又何必与他一般见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尊老爱幼,尊师重教,乃是夫君一直挂在嘴边的做人格言,他身为赵国皇帝,自然要以身作则。”唐渔眼神淡漠:“跪下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后,我跪,我跪!”赵为陶陶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常人死之前会出现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快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违背母亲的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···来了。”唐渔看向养心殿门口,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仅是赵为,就连聂伟和图巴也跪在地上,眼中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渔的大限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别三十二年零六个月十五天八个时辰一刻钟,你终于来了。”唐渔缓缓站起身来,迈着虚弱的步伐向着养心殿门口走去:“三十二年零六个月十五天八个时辰一刻钟,时间真的没有在你脸上留下任何痕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我,已经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不会嫌弃我对吧?否则,你也不会来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些年过的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渔站在养心殿门口,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抚摸一下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害怕这是梦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是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宁愿一辈子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过的很好,现在,很不好!”赵小宁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是很痛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,唐渔竟然因为思念自己而变成了这番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伟和图巴宛若雷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蓦然间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仿佛石化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正是赵小宁本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···我不是在做梦?”唐渔猛的打了个激灵,浑浊的双眸中透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如若不然赵小宁是不可能出现在她眼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却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在做梦。”赵小宁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,心中很是惭愧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口口声声可以爱很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爱比起唐渔对他的爱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唐渔眼中的泪水瞬间决堤:“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身体倒在了赵小宁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她都不知道眼前这一切是幻觉,还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后,母后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唐渔昏倒,赵为不由得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女帝这是怎么了?”聂伟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小宁抱起唐渔:“没事,就是情绪波动起伏太大,很快就能醒来。”着将她放在凤榻之上,然后双手捏诀,打入一个法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渔脸上的皱纹在快速消失,变得越发红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就连呼吸也均匀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让赵为深感震惊,他只知道他父亲是个牛逼的存在,却没想到竟然有这种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聂伟和图巴就平淡很多了,毕竟他们亲眼看到赵小宁飞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小宁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为满脸紧张的看着赵小宁:“父皇,母后是不是无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赵小宁果断抽出一巴掌,打的赵为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打我做什么?”赵为捂着脸,满脸委屈和愤怒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小宁怒喝一声:“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对我两位兄弟不敬?来人,把他拖出去,打断四肢!”


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biqumo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